佛洛依德抽什么雪茄?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雪茄 > 雪茄资讯 > 中国 >
阅读:
前几天一篇文章提到了因为佛洛依德,雪茄的意义变得不同。有雪茄客好奇佛洛依德自己抽雪茄吗? 佛洛依德是一个极为重度的雪茄客。 (佛洛依德博物馆内的雪茄和雪茄剪) 如果有

  前几天一篇文章提到了因为佛洛依德,雪茄的意义变得不同。有雪茄客好奇佛洛依德自己抽雪茄吗?

  佛洛依德是一个极为重度的雪茄客。

(佛洛依德博物馆内的雪茄和雪茄剪)

  如果有机会到维也纳佛洛依德博物馆去参观,能够看到在佛洛依德办公室书柜旁边有他遗留的两支雪茄,雪茄没有标签,看不出是什么品牌。

  有资料记载,1880年,在弗洛伊德24岁时,他就开始抽雪茄。这很大程度上是受了父亲雅各布•弗洛伊德的影响。雅各布是个老雪茄客,直到81岁还在抽雪茄,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犹太人。正因如此,从很早时候开始,弗洛伊德便将父亲抽雪茄与他那种努力工作和自我控制的绝佳能力联系在一起。在开始抽雪茄不久之后,弗洛伊德一天的雪茄消耗量便达到了惊人的20根左右。

(佛洛依德和一群人拍照,雪茄不离手)

  佛洛依德是一位高度自律、理性、擅长自我管理的学者,他每天的行程像列车时刻表一样精确。他自己平生唯一公开承认的“非理性行为”莫过于抽雪茄了,雪茄伴随他度过了50多年,是他日复一日如苦行僧般严格恪守时间表工作、从事研究并且拥有星星点点的娱乐生活时的持续在场,是他理性内核中那一丝非理性的溢出,是他以及以他为中心的精神分析男性精英圈子入会的象征仪式与标志物,同时也是他持续不断的创作动力和灵感的刺激物。

  跟随着父亲雅各布的足迹,弗洛伊德也将抽雪茄视作自己工作的动力。从很早时候开始,弗洛伊德就将抽雪茄同他工作的想象性与创造性联系了起来。对他而言,如果没有雪茄,则无法集中注意力和发挥想象力。

  至于佛洛依德当时所抽的雪茄,在丽迪亚•弗莱姆所著的《弗洛伊德别传——弗洛伊德和他的病人们》一书中有提到:“他从二十四岁起,就学着父亲的习惯以吸烟为乐,并把雪茄烟看作增强工作能力和自制能力的一剂良方。他一支接一支的点燃,有时一天要抽上二十支雪茄。每天的日子要想过得舒服,把香烟或者雪茄送到唇边的这个动作是绝不可少的。他每天去市中心散步,总少不了光顾‘烟草专卖店’。他通常是买味道温和的‘Trabuccos’小雪茄,这是当时公认的奥地利最佳品牌。它的馨香缭绕在疹室里,来这里仰卧过的几代患者都被包围在它的烟雾之中。”

  在一些资料中也提到佛洛依德所抽的雪茄,他常抽的雪茄则有唐•佩德罗斯、古巴女王、荷兰利立普特安诺。不过这些品牌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我们只能从《梦的解析》、《精神分析引论》和《自我与本我》的字里行间,去追寻弗洛伊德思考时所抽的雪茄的味道。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雪茄123立场。
本文系雪茄123编辑源自网络整理 & 翻译,只为服务茄友,转载注明出处。

佛洛依德抽什么雪茄?

未知2020-11-20 21:58阅读:

前几天一篇文章提到了因为佛洛依德,雪茄的意义变得不同。有雪茄客好奇佛洛依德自己抽雪茄吗? 佛洛依德是一个极为重度的雪茄客。 (佛洛依德博物馆内的雪茄和雪茄剪) 如果有

  前几天一篇文章提到了因为佛洛依德,雪茄的意义变得不同。有雪茄客好奇佛洛依德自己抽雪茄吗?

  佛洛依德是一个极为重度的雪茄客。

(佛洛依德博物馆内的雪茄和雪茄剪)

  如果有机会到维也纳佛洛依德博物馆去参观,能够看到在佛洛依德办公室书柜旁边有他遗留的两支雪茄,雪茄没有标签,看不出是什么品牌。

  有资料记载,1880年,在弗洛伊德24岁时,他就开始抽雪茄。这很大程度上是受了父亲雅各布•弗洛伊德的影响。雅各布是个老雪茄客,直到81岁还在抽雪茄,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犹太人。正因如此,从很早时候开始,弗洛伊德便将父亲抽雪茄与他那种努力工作和自我控制的绝佳能力联系在一起。在开始抽雪茄不久之后,弗洛伊德一天的雪茄消耗量便达到了惊人的20根左右。

(佛洛依德和一群人拍照,雪茄不离手)

  佛洛依德是一位高度自律、理性、擅长自我管理的学者,他每天的行程像列车时刻表一样精确。他自己平生唯一公开承认的“非理性行为”莫过于抽雪茄了,雪茄伴随他度过了50多年,是他日复一日如苦行僧般严格恪守时间表工作、从事研究并且拥有星星点点的娱乐生活时的持续在场,是他理性内核中那一丝非理性的溢出,是他以及以他为中心的精神分析男性精英圈子入会的象征仪式与标志物,同时也是他持续不断的创作动力和灵感的刺激物。

  跟随着父亲雅各布的足迹,弗洛伊德也将抽雪茄视作自己工作的动力。从很早时候开始,弗洛伊德就将抽雪茄同他工作的想象性与创造性联系了起来。对他而言,如果没有雪茄,则无法集中注意力和发挥想象力。

  至于佛洛依德当时所抽的雪茄,在丽迪亚•弗莱姆所著的《弗洛伊德别传——弗洛伊德和他的病人们》一书中有提到:“他从二十四岁起,就学着父亲的习惯以吸烟为乐,并把雪茄烟看作增强工作能力和自制能力的一剂良方。他一支接一支的点燃,有时一天要抽上二十支雪茄。每天的日子要想过得舒服,把香烟或者雪茄送到唇边的这个动作是绝不可少的。他每天去市中心散步,总少不了光顾‘烟草专卖店’。他通常是买味道温和的‘Trabuccos’小雪茄,这是当时公认的奥地利最佳品牌。它的馨香缭绕在疹室里,来这里仰卧过的几代患者都被包围在它的烟雾之中。”

  在一些资料中也提到佛洛依德所抽的雪茄,他常抽的雪茄则有唐•佩德罗斯、古巴女王、荷兰利立普特安诺。不过这些品牌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我们只能从《梦的解析》、《精神分析引论》和《自我与本我》的字里行间,去追寻弗洛伊德思考时所抽的雪茄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