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古巴雪茄 独特的烟叶混合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雪茄 > 雪茄资讯 > 古巴 >
阅读:
02月27日讯,夕阳浸染的破旧遮阳棚,饱经沧桑的斑驳砖墙若非亲眼所见,谁都无法想象,古巴极品雪茄科伊巴(Cohiba)竟是从这样貌不惊人的低矮厂门中走出,一步一步登上世界闻名的

雪茄123北京零售店开业(试营业全场9折)-中烟品质保障

高希霸少量到货 双旦优惠延续至春节

祝贺古中雪茄获得2016年度北京烟草专卖局年度最佳新人奖!

02月27日讯,夕阳浸染的破旧遮阳棚,饱经沧桑的斑驳砖墙若非亲眼所见,谁都无法想象,古巴极品雪茄“科伊巴”(Cohiba)竟是从这样貌不惊人的低矮厂门中走出,一步一步登上世界闻名的巅峰。
 
从哈瓦那国会大厦(Capitolio)步行到巴尔达卡斯雪茄烟厂(Fábrica de TabacosPartagás)只需5分钟。然而,这短短5分钟,足以将人从“殖民”、“政变”及“革命”这些关键词中解救出来,转而投入依旧“硬朗”,
 
却可尽享“安逸”的片刻时光。这里没有警卫,也无须过多地申述规章,只需置身于160多年前余存至今的烟叶与香柏之味,行走于深长的天井和幽静的楼廊,自然将嘴紧闭,只顾微张鼻翼,浅嗅轻尝。
 
徒手卷出的艺术生而为斯的匠人
 
每年2、3月是烟叶收获的季节,而雪茄的品质却在100天前便已注定将有所差别。从育苗开始,不同品种的烟苗种植在不同的地块中。移栽的地垅沟深约20 厘米,垅距为60厘米,移栽苗距为50厘米,移栽期为每年的11月份。在生产期内,用于雪茄外包皮的烟叶需要遮阳生长,如此而得的烟叶可避免叶脉木质化, 使得烟片柔软,梗叶容易分离。雪茄叶的采摘不同于烤烟的采摘,不必等到叶面发泡微黄。当然,也不可过早。一般等到九成熟时,便可摘叶。采摘时一般三、四片叶为一束,用草皮捆扎,在地边的晾棚中风干。根据当地温度,一般7至10天即可收架贮存。古巴的海洋性气候使得空气中带有盐分,湿度较大,烟叶不容易破碎。
经过干燥、发酵过的烟叶,将由经验丰富的老工匠们分类挑选。烟叶在匠人布满粗糙掌纹的手中轻轻捻过,再经那稍显混浊的瞳仁微微一瞥,便决定了它们的命运。Ligero烟叶色深味浓,是烟草植物顶部生长最快、最强壮的部分,最少需要收藏三年才能使用。雪茄一半以上的味道取决于它,是雪茄的灵魂。Sego烟叶颜色较浅、质地较干,烟味比Ligero清淡许多。它由烟草植物中间部分制成,成熟后十八个月即可使用。Volado原意为“扉叶”,烟味极淡, 多用来帮助雪茄燃烧。它采自植物底部,成熟后九个月便可使用。Filler(烟心)是雪茄中心的烟叶。古巴雪茄各品牌之所以味道独特,各具风格,是因其烟芯由以上三种烟叶依不同比例混合而成。相信每位雪茄客的心目中,都自有心仪的某一款味道,其中的奥妙是无法言喻的。
 
雪茄的生命,缘自古巴肥沃的红土,以及那些因常年卷制雪茄而肤色暗淡、褶皱的手指。只有徒手将烟叶纵向撕成两片,再根据经验精心控制卷烟叶时的力道,才能使烟心的缝隙自然,让人们轻吸时有最适合的缝隙供烟通过。这是手制雪茄的特色,也是令人难以割舍的一份期盼与追求。
古巴雪茄制作师何塞卡斯特拉尔因在哈瓦那制成长81.8米、直径4厘米的雪茄而再度刷新了吉尼斯世界最长雪茄纪录。据说,他14岁起学艺,卷烟技艺精湛,沙特王子等世界名流都购买他卷制的雪茄。他对雪茄的痴迷无法以任何文字形容,或许他的生命正是因雪茄而生。时至今日,制作雪茄的过程已不再是一道道繁琐、重复的工序,而是耐人寻味的一次次艺术创作。在古巴,有很多像卡斯特拉尔这样的制作师,他们早已历经千锤百练,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
 
独特的烟叶混合法
 
为了让人们在享受雪茄时,有缝隙让烟通过,古巴雪茄的烟芯是采取人工手撕的方法,将烟叶纵向撕成两片,再进行烟芯的制作,这也正是手制雪茄才能拥有的特色。古巴雪茄的烟芯,是以下列三种烟叶所制成的,依不同比例混合后,便形成各品牌所独具的风味。而不同的烟叶制造出的雪茄味道也完全不同。
里格路烟叶(LIGERO) 虽然LIGERO字面直译为“清淡”。相反的,这却是一种色深味浓的烟叶。里格路烟叶是采摘烟草植物顶部生长最快、最强壮的部分精制而成,最少需要收藏三年才能使用。思高烟叶(SEGO) 摘取烟草植物中间部分所制成,颜色较浅、质地较干,成熟后十八个月即可使用,烟味比里格路烟叶清淡许多。 和拉多叶(VOLADO) 原意为“扉叶”,其实是采自植物底部的叶片,成熟后九个月便可使用,烟味极淡,多用来帮助雪茄燃烧。而捆扎烟叶所采用的,多是接近植物底部的叶片,类似和拉多烟叶,烟味甚淡。
 
烟草种植传奇世界尽头的风光
 
有人说,丘吉尔是Romeo Y Julieta的形象代言人,肯尼迪是H.Upmann的形象代言人,切格瓦拉是Cohiba的形象代言人,那么,一位名叫亚雷汉德罗罗瓦伊纳(Alejandro Robaina)的古巴老农,则是所有古巴雪茄的形象代言人。他是古巴的“雪茄大王”,出生于1919年3月20日,生前接受《当代古巴》电子杂志采访时说:“我天生就是一个种烟草的农民。”的确,罗瓦伊纳的家族自1845年起种植烟草。他从小受到家庭影响,9岁起就对烟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责任心与勤奋并重”是罗瓦伊纳的成功秘诀。他的好友埃尔南德斯说:“他曾经告诉我,他是一个百万富翁,因为他在全世界有100万个朋友。他有一颗宽广的心,能平等对待每个人。”这位烟草界的传奇人物自称为“谦卑的农民”,他希望以这个身份为世人所牢记。
在古巴,随处可见一个戴着牛仔草帽,手持一根雪茄的老农形象,照片、画像、雕塑,他的“出镜率”几乎接近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罗瓦伊纳的名字,但喜爱雪茄的人们都十分熟悉这位“古巴的雪茄教父”、“哈瓦那雪茄的活化石”的老农形象。
 
为了表达对这位传奇老农的崇高敬意,哈瓦那雪茄公司(Habanos S.A.)曾在1997年6月推出以罗瓦伊纳的名字命名的雪茄Vegas Robaina, 全部采用罗瓦伊纳挑选的烟叶手工卷制,包括Don Alejandro、lasico、Unicos、Familiar、Famosos等5种型号, 烟标有“1845”和“R”字样,雪茄盒Logo印有老人头戴草帽、手持雪茄的标志性肖像。罗瓦伊纳雪茄浓度适中,带有舒适的肉桂和檀香味,代表了哈瓦那雪茄的典型风味。
 
以91岁高龄辞世的罗瓦伊纳,留给人们的印象永远是那张布满皱纹的古铜色的脸,仿佛一片经岁月雕刻的朴实的烟叶。
 
站在接天蔽日的雪茄田边,半人高的烟叶郁郁葱葱。即使不知道这里种植的是什么,也可以单纯地欣赏郊野空旷的田园风光。沿着公路,前方与身后都是无垠的雪茄田,明知路的尽头便是“世界的尽头”,却难以参透“世界的尽头”之外将是怎样一番情境。
“世界的尽头”是古巴最西边的mariala gorda。珊瑚的尸骸填满了海滩的石缝,令人不禁将方才烟草田中碧绿的生机与眼前苍白的亡灵同时定格在记忆中。或许“世界的尽头”正是为让来者领略这样的震撼,体验身处“尽头”的无力感。
 
眼中灼热的柔韧齿间萦绕微醺
 
香柏制成的雪茄盒中挑选一支罗密欧朱丽叶(Romeo Y Julieta)、乌普曼(H.Upmann)或者科伊巴(Cohiba),寻得一处专属“雪茄时间”的特别空间。不妨像旧时代的绅士那样,用食指和拇指握住雪茄轻轻搓转,感受新鲜雪茄的弹性与柔软。即使此时将雪茄贴近耳边,也不会听到“噼噼啪啪”的龟裂声。一切如行云流水,令人放松。未曾点燃,已闻到幽幽的烟叶味,稍一分神便又回到哈瓦那的雪茄烟厂,感受历史的浮沉与积淀。
 
用精致高雅的大卫杜夫雪茄剪切掉雪茄头,最好剪出一个直径相当于雪茄杆直径3/4大小的圆孔。划燃特制的长支木质火柴(The Cigar Match)或用特制喷火器(Blazer Torch)喷出火苗,将雪茄放在火焰上方2厘米左右,轻轻地转动2至3圈,然后将雪茄从边缘至中央均匀地点燃。香气随着燃烧变得浓郁,但此时并不急于吸第一口,而是轻轻反吹两下,将点燃时雪茄吸入的杂气驱除。之后的轻吸将香味邀入口中,稍作停顿便可慢慢吐出。雪茄顶端看似炽烈,其实温和,平稳持续的燃烧使烟的芬芳得以尽情发挥。
从容不迫地品味雪茄是一项难得的精神体验,往事随烟升起,忘却现实种种。饮酒虽能助兴,点燃一支雪茄却可获得内心的宁静。享受雪茄时不必急于弹掉烟灰,留有约一寸长的烟灰可以保持雪茄的温度以获得理想的味道,令烟香弥漫得更加徐缓,在空气中飘浮得更加悠远。
 
思考或放空自己的时候、独处或知己相聚的时候、欣赏音乐或畅饮朗姆酒的时候都可以享受“雪茄时间”,就像战场上的切格瓦拉、卡斯特罗,或像旅居异乡的海明威、徐志摩。如果是第一次到哈瓦那旅行,不妨点一杯Mojito(古巴国饮),燃一支雪茄,轻松消磨一段异国午后的惬意时光。

雪茄123北京零售店开业(试营业全场9折)-中烟品质保障

高希霸少量到货 双旦优惠延续至春节

祝贺古中雪茄获得2016年度北京烟草专卖局年度最佳新人奖!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雪茄123立场。
本文系雪茄123编辑源自网络整理 & 翻译,只为服务茄友,转载注明出处。

探秘古巴雪茄 独特的烟叶混合法

未知2017-03-29 15:13阅读:

02月27日讯,夕阳浸染的破旧遮阳棚,饱经沧桑的斑驳砖墙若非亲眼所见,谁都无法想象,古巴极品雪茄科伊巴(Cohiba)竟是从这样貌不惊人的低矮厂门中走出,一步一步登上世界闻名的
02月27日讯,夕阳浸染的破旧遮阳棚,饱经沧桑的斑驳砖墙若非亲眼所见,谁都无法想象,古巴极品雪茄“科伊巴”(Cohiba)竟是从这样貌不惊人的低矮厂门中走出,一步一步登上世界闻名的巅峰。
 
从哈瓦那国会大厦(Capitolio)步行到巴尔达卡斯雪茄烟厂(Fábrica de TabacosPartagás)只需5分钟。然而,这短短5分钟,足以将人从“殖民”、“政变”及“革命”这些关键词中解救出来,转而投入依旧“硬朗”,
 
却可尽享“安逸”的片刻时光。这里没有警卫,也无须过多地申述规章,只需置身于160多年前余存至今的烟叶与香柏之味,行走于深长的天井和幽静的楼廊,自然将嘴紧闭,只顾微张鼻翼,浅嗅轻尝。
 
徒手卷出的艺术生而为斯的匠人
 
每年2、3月是烟叶收获的季节,而雪茄的品质却在100天前便已注定将有所差别。从育苗开始,不同品种的烟苗种植在不同的地块中。移栽的地垅沟深约20 厘米,垅距为60厘米,移栽苗距为50厘米,移栽期为每年的11月份。在生产期内,用于雪茄外包皮的烟叶需要遮阳生长,如此而得的烟叶可避免叶脉木质化, 使得烟片柔软,梗叶容易分离。雪茄叶的采摘不同于烤烟的采摘,不必等到叶面发泡微黄。当然,也不可过早。一般等到九成熟时,便可摘叶。采摘时一般三、四片叶为一束,用草皮捆扎,在地边的晾棚中风干。根据当地温度,一般7至10天即可收架贮存。古巴的海洋性气候使得空气中带有盐分,湿度较大,烟叶不容易破碎。
经过干燥、发酵过的烟叶,将由经验丰富的老工匠们分类挑选。烟叶在匠人布满粗糙掌纹的手中轻轻捻过,再经那稍显混浊的瞳仁微微一瞥,便决定了它们的命运。Ligero烟叶色深味浓,是烟草植物顶部生长最快、最强壮的部分,最少需要收藏三年才能使用。雪茄一半以上的味道取决于它,是雪茄的灵魂。Sego烟叶颜色较浅、质地较干,烟味比Ligero清淡许多。它由烟草植物中间部分制成,成熟后十八个月即可使用。Volado原意为“扉叶”,烟味极淡, 多用来帮助雪茄燃烧。它采自植物底部,成熟后九个月便可使用。Filler(烟心)是雪茄中心的烟叶。古巴雪茄各品牌之所以味道独特,各具风格,是因其烟芯由以上三种烟叶依不同比例混合而成。相信每位雪茄客的心目中,都自有心仪的某一款味道,其中的奥妙是无法言喻的。
 
雪茄的生命,缘自古巴肥沃的红土,以及那些因常年卷制雪茄而肤色暗淡、褶皱的手指。只有徒手将烟叶纵向撕成两片,再根据经验精心控制卷烟叶时的力道,才能使烟心的缝隙自然,让人们轻吸时有最适合的缝隙供烟通过。这是手制雪茄的特色,也是令人难以割舍的一份期盼与追求。
古巴雪茄制作师何塞卡斯特拉尔因在哈瓦那制成长81.8米、直径4厘米的雪茄而再度刷新了吉尼斯世界最长雪茄纪录。据说,他14岁起学艺,卷烟技艺精湛,沙特王子等世界名流都购买他卷制的雪茄。他对雪茄的痴迷无法以任何文字形容,或许他的生命正是因雪茄而生。时至今日,制作雪茄的过程已不再是一道道繁琐、重复的工序,而是耐人寻味的一次次艺术创作。在古巴,有很多像卡斯特拉尔这样的制作师,他们早已历经千锤百练,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
 
独特的烟叶混合法
 
为了让人们在享受雪茄时,有缝隙让烟通过,古巴雪茄的烟芯是采取人工手撕的方法,将烟叶纵向撕成两片,再进行烟芯的制作,这也正是手制雪茄才能拥有的特色。古巴雪茄的烟芯,是以下列三种烟叶所制成的,依不同比例混合后,便形成各品牌所独具的风味。而不同的烟叶制造出的雪茄味道也完全不同。
里格路烟叶(LIGERO) 虽然LIGERO字面直译为“清淡”。相反的,这却是一种色深味浓的烟叶。里格路烟叶是采摘烟草植物顶部生长最快、最强壮的部分精制而成,最少需要收藏三年才能使用。思高烟叶(SEGO) 摘取烟草植物中间部分所制成,颜色较浅、质地较干,成熟后十八个月即可使用,烟味比里格路烟叶清淡许多。 和拉多叶(VOLADO) 原意为“扉叶”,其实是采自植物底部的叶片,成熟后九个月便可使用,烟味极淡,多用来帮助雪茄燃烧。而捆扎烟叶所采用的,多是接近植物底部的叶片,类似和拉多烟叶,烟味甚淡。
 
烟草种植传奇世界尽头的风光
 
有人说,丘吉尔是Romeo Y Julieta的形象代言人,肯尼迪是H.Upmann的形象代言人,切格瓦拉是Cohiba的形象代言人,那么,一位名叫亚雷汉德罗罗瓦伊纳(Alejandro Robaina)的古巴老农,则是所有古巴雪茄的形象代言人。他是古巴的“雪茄大王”,出生于1919年3月20日,生前接受《当代古巴》电子杂志采访时说:“我天生就是一个种烟草的农民。”的确,罗瓦伊纳的家族自1845年起种植烟草。他从小受到家庭影响,9岁起就对烟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责任心与勤奋并重”是罗瓦伊纳的成功秘诀。他的好友埃尔南德斯说:“他曾经告诉我,他是一个百万富翁,因为他在全世界有100万个朋友。他有一颗宽广的心,能平等对待每个人。”这位烟草界的传奇人物自称为“谦卑的农民”,他希望以这个身份为世人所牢记。
在古巴,随处可见一个戴着牛仔草帽,手持一根雪茄的老农形象,照片、画像、雕塑,他的“出镜率”几乎接近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罗瓦伊纳的名字,但喜爱雪茄的人们都十分熟悉这位“古巴的雪茄教父”、“哈瓦那雪茄的活化石”的老农形象。
 
为了表达对这位传奇老农的崇高敬意,哈瓦那雪茄公司(Habanos S.A.)曾在1997年6月推出以罗瓦伊纳的名字命名的雪茄Vegas Robaina, 全部采用罗瓦伊纳挑选的烟叶手工卷制,包括Don Alejandro、lasico、Unicos、Familiar、Famosos等5种型号, 烟标有“1845”和“R”字样,雪茄盒Logo印有老人头戴草帽、手持雪茄的标志性肖像。罗瓦伊纳雪茄浓度适中,带有舒适的肉桂和檀香味,代表了哈瓦那雪茄的典型风味。
 
以91岁高龄辞世的罗瓦伊纳,留给人们的印象永远是那张布满皱纹的古铜色的脸,仿佛一片经岁月雕刻的朴实的烟叶。
 
站在接天蔽日的雪茄田边,半人高的烟叶郁郁葱葱。即使不知道这里种植的是什么,也可以单纯地欣赏郊野空旷的田园风光。沿着公路,前方与身后都是无垠的雪茄田,明知路的尽头便是“世界的尽头”,却难以参透“世界的尽头”之外将是怎样一番情境。
“世界的尽头”是古巴最西边的mariala gorda。珊瑚的尸骸填满了海滩的石缝,令人不禁将方才烟草田中碧绿的生机与眼前苍白的亡灵同时定格在记忆中。或许“世界的尽头”正是为让来者领略这样的震撼,体验身处“尽头”的无力感。
 
眼中灼热的柔韧齿间萦绕微醺
 
香柏制成的雪茄盒中挑选一支罗密欧朱丽叶(Romeo Y Julieta)、乌普曼(H.Upmann)或者科伊巴(Cohiba),寻得一处专属“雪茄时间”的特别空间。不妨像旧时代的绅士那样,用食指和拇指握住雪茄轻轻搓转,感受新鲜雪茄的弹性与柔软。即使此时将雪茄贴近耳边,也不会听到“噼噼啪啪”的龟裂声。一切如行云流水,令人放松。未曾点燃,已闻到幽幽的烟叶味,稍一分神便又回到哈瓦那的雪茄烟厂,感受历史的浮沉与积淀。
 
用精致高雅的大卫杜夫雪茄剪切掉雪茄头,最好剪出一个直径相当于雪茄杆直径3/4大小的圆孔。划燃特制的长支木质火柴(The Cigar Match)或用特制喷火器(Blazer Torch)喷出火苗,将雪茄放在火焰上方2厘米左右,轻轻地转动2至3圈,然后将雪茄从边缘至中央均匀地点燃。香气随着燃烧变得浓郁,但此时并不急于吸第一口,而是轻轻反吹两下,将点燃时雪茄吸入的杂气驱除。之后的轻吸将香味邀入口中,稍作停顿便可慢慢吐出。雪茄顶端看似炽烈,其实温和,平稳持续的燃烧使烟的芬芳得以尽情发挥。
从容不迫地品味雪茄是一项难得的精神体验,往事随烟升起,忘却现实种种。饮酒虽能助兴,点燃一支雪茄却可获得内心的宁静。享受雪茄时不必急于弹掉烟灰,留有约一寸长的烟灰可以保持雪茄的温度以获得理想的味道,令烟香弥漫得更加徐缓,在空气中飘浮得更加悠远。
 
思考或放空自己的时候、独处或知己相聚的时候、欣赏音乐或畅饮朗姆酒的时候都可以享受“雪茄时间”,就像战场上的切格瓦拉、卡斯特罗,或像旅居异乡的海明威、徐志摩。如果是第一次到哈瓦那旅行,不妨点一杯Mojito(古巴国饮),燃一支雪茄,轻松消磨一段异国午后的惬意时光。